首页 新闻 问政 专题  
         
 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当前位置:首页>
新闻>综合新闻
   
敢叫天险变通途
——记忻城县马泗乡“深山修路翁”蓝昌德
http://www.lbnews.com.cn 2014-09-13 18:36 来源:来宾网—来宾日报

“三里无平川,出门便是山,荒石覆山道,运输靠扁担。”一曲大石山区“高山叹歌”,叹不尽忻城县马泗乡五龙村肯达屯的艰难。

在怪石嶙峋、荒草丛生的山地里修路,谈何容易!可肯达屯村民小组长蓝昌德偏不信,决心要修一条出山路。

进山有多难?从马泗乡驱车前往五龙村,离开硬化的村道,车子在山石路上下颠簸,摇摇晃晃停在朋荣屯一处采石场后,便再也驶不进了,看看表,已然过去近两个小时。

“这里出了事故,可算是‘空难’了!”危岩高耸,山路盘桓,司机一声长叹,似乎要把翻山越岭的郁气都吐出来。“急不来,快不来,还得走上40多分钟的山路才能到肯达。”

个头1.7米,60公斤不到,皮肤晒得黑黄,脸上轮廓“险峻”,白发满头,双手长满老茧,人看着老瘦,点上一支烟,挥起铁钎来“砰砰嗙嗙”的声音在山谷回响——这便是58岁的蓝昌德,一个铁骨铮铮的老汉:一身粗布衣,两脚破“解放”,劈石开荒,掘岩问路,铁钎一挥便是8年,能不点赞么!

屯里有多苦?原先的10户人家,50多口人,现已走了大半,生活水平远低于全乡平均水平,座座黄泥房盘山而建,这就是肯达屯的全貌。屯里人数只减不增,姑娘嫁出去就少有回来,说媒的婆娘走到半山腰,就累得直摆手,“太苦,没人愿嫁进来!”

苦!苦了屯里小伙子了,不做光棍,便是当上门女婿。

山里人打趣:“蚂拐(青蛙)一跳三块地,草帽一扔不见地。”“碗一块,瓢一块,草帽盖住又一块。”……人勤地情深,黄土变成金,屯里人祖辈在这儿勤恳劳作,养育后人,种玉米、养山羊、伐木材是屯里仅能拿得出手的产业。

“山高石坚,路修不得,不敢修!”屯里的老人执拗地喃道。

高山阻隔,种养的东西卖不出去,村民怎么能富起来?2006年,蓝昌德狠了“修路劲”,说服村里的老人,召集全屯劳动力,自筹资金,投工投劳,开始组建深山修路队。

屯里青壮年劳动力全部外出打工,在家仅有的劳动力不到10人,蓝昌德就把周边村屯能干活的人一起拉上。这深山修路队什么样?年纪最小的36岁,最大的78岁,平均年龄超过50岁,天气晴好干活的能有十五六人,不好时就独剩蓝昌德一人。

就地取材,白天开荒、搬石、踏实路基,夜晚举着火把上工;自带粥水,手中的钢钎、铁锹、锄头,就是开路的器物;炸山得用炸药,需要有资质的公司来炸,他们请不起,就改用膨胀剂……

在外工作的青年回村后,看到老人们修路艰辛,纷纷捐钱,但都被蓝昌德退了回来,“娃崽啊,我们自己能行!”

2009年屯里通了电,一条出屯的山石小道也成了模样,“好了,好了,可以走出去了。”屯里人以为就此完工,可蓝昌德不罢休:“还要继续拓宽!”转头,又领着队伍在深山上继续忙碌。

是年,蓝昌德的深山修路队引起了上级重视,挂点帮扶的自治区文联与县、乡党委、政府领导多次深入该屯实地调研,前后送来3万多元资金用于修路。有了上级的支持,修路队更坚定了信念。

修路一直修到“马脚断”,屯口马脚断山下的弯路,是道天险,路陡石高,整个坡脚给乱石撑高了1米多,用钢钎撬,猴年马月才能撬完,用炸药炸,太浪费,这可难坏了修路的乡亲。蓝昌德气得直跺脚,咬咬牙喊道:上!石高一尺我们填土一丈,坚决把它填平!

2013年4月,连接近2公里的出屯路终于修建好,可修路队没宣布解散。原来,附近村屯靠硬化的水泥路卖出山货,换来一栋栋漂亮的水泥房,摩托车、小汽车进了村,肯达屯差距大了。蓝昌德“红了眼”,对乡亲们说:“我们肯达不比别人差!”

他要把路修得更好,直修到小汽车能开到家门口,方才罢休。

“修路是为了子孙后代,作为村里的年轻人,我们必须接过这一棒。”今年,从珠海打工回来照顾老人的小伙子潘正甫,也加入到修路队来。

膝下育5个孩子,4个已外出成家或打工,留在家的1个有严重的先天性智障残疾,27岁了生活还不能自理,全靠老伴一个人照顾,这便是蓝昌德的家庭,可他很少和别人提起。

如今,一条石头路蜿蜒在崇山峻岭中,穿越在田间地头,掩映在山林之中。而蓝昌德和他的修路队依然忙碌着……

短评

为新愚公点赞

古有愚公移山不畏艰难的勇气和毅力,今有蓝公开山劈石、义务修路,誓把天险变通途的坚韧不拔。蓝昌德,这位58岁、年近花甲的老汉,8年如一日义务修路,虽然他身处大石山区石漠化地区,却以这种坚毅刚强、不屈不挠的精神,在困难面前不屈服的勇气,演绎了现代版愚公移山可歌可敬的农民形象,令人敬佩!

作者:樊荣华  何彩威  通讯员:蓝春青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辑:黄婷莉  
   
 
 
综合新闻
 
图片新闻